主页 > Z城生活 >艺术评论与系谱学──高千惠《不沉默的字:艺评书写与其生产语境》 >
2020-08-01

艺术评论与系谱学──高千惠《不沉默的字:艺评书写与其生产语境》

原文刊于高千惠《不沉默的字:艺评书写与其生产语境》(典藏艺术家庭,2018)。

假若文字真的喋喋不休,那幺导读的作用也许就是要打开一扇门,让读者走入书本,从喋喋不休中听出意义。入口当然不只一个,但如果要以一个关键词贯穿我对这本书的理解,这个词语莫过于「系谱学」(genealogy)。

系谱学不是纯粹陈述历史,也不是要追溯源头,而是要捡看历史中每一个衍生差异的位置。例如在本书第四章中,作者提出,康德美学的重要一环,在于分辨艺术之美与自然之美,「艺术家透过艺术才能,赋予自然美以声音、以容颜、以姿态。这些步骤,使艺术之美与自然之美分家。艺术之美因涉及想像,可以不用臣服自然。」(原文没有粗体,此处以粗体强调,以下的粗体皆同)。我们或者可以理解为,在康德美学中,美衍生差异,成为「艺术之美」与「自然之美」。差异的意思是指,两者之间有所关係,但不存在主次,正如两种美之间不是没有关係,而艺术之美也不是自然之美的複本。

贯穿本书,我认为此书主要有两个系谱学面向:艺术评论作为系谱学,以及艺术评论的系谱学。

艺术评论作为系谱学

艺术评论者,可以是美学的系谱学者。作者在第一章回顾历史,艺评是如何被视作「媒介」。书中以诠释学出发,去理解艺术及艺评的历程。但是诠释并不是解谜,其任务不在于揭示先于解谜者存在的谜底。诠释学(hermeneutics)的名字,出自希腊神话中的使者赫米士(Hermes)。他传递众神之王宙斯的讯息时,作者强调,亦揉合了赫米士的解读。这代表诠释者并不是全然被动的。

艺术评论受多方影响拉扯。作者在其前书《诠释之外》中,即回顾漫长的艺评史,揭示出艺评往往受到艺术、美学、神学、哲学、国族意识、市场供求等等因素影响。在这本如同续集的《不沉默的字》中,我们可以见到作者更详尽的艺评书写世界分析。在云云因素当中,艺评与艺术的关係最为暧昧。观乎艺评的生产,宗教、国族、市场均是掌控生产速度的变数,但艺术不同,它是生产的起点,评论的原材料。故此,作者亦在书中说:「对艺评者而言,其文字生产过程也似一种「译作者」的状态。编译,是原作的回声」。

眼下我们面对一个两难局面,一方面我们想追求艺评的自主性,但是另一方面,我们又没有办法否认艺评的「译作者」状态。归根究底,这两者之所以会互相矛盾,是因为我们认为一物在完全不受外界因素干预时,才是自主。然而在当代思潮中,我们几乎达成共识,没有任何事物能够独善其身。例如「生态学」(ecology)所强调的,正是事物与事物之间环环紧扣,牵一髮动全身。所以,假如自主是指完全隔绝于外在影响的话,这种自主性恐怕并不存在。

当然,与世隔绝是不存在的选项,而受外界摆布的发展亦不理想,那幺真正的自主性也许是将「外在」的影响内化,以回声产生差异。方法就藏在第二章之中,作者说艺评者「不全是艺术家、不全是创作家、不全是哲学家、不全是美学家、不全是社会学家、不全是精神分析家。他们难以归类,似是而非。他们更像某种胶着体、发酵物,若不是试图将这些关联串在一起,便是试图对这些关联进行催化、破坏。」这可能是过分浪漫的想像:艺评者游牧在艺术、创作、哲学、美学、社会学、精神分析之间,以重複带来革新。这也呼应着作者在其前作《诠释之外》中所引用的理论,借德国诠释学家伽达默尔的「视界融合」(Horizontaler-Schmelzung)提出,「作者视界和诠释者视野的相互交融,并在包容中出现超越文本的新视界」。

在《不沉默的字》中,我看见艺评者的系谱学者形象,他/她考察眼前作品的系谱学意义:这份作品产生出甚幺的差异?它如何使差异变得可能?这差异如何能够衍生出甚幺更多的差异?艺评者从不同範筹获取动力,产生美学的「异义」。

艺术评论的系谱学

针对艺评自身的问题,作者由语言与真实的关係,说到康德与黑格尔美学,然后再处理马克思留下的意识形态问题,显示其写作动机不止在于展现艺评的系谱学意义──作者实际上更加要编写艺评本身的系谱学,挖掘艺评在历史上每个时期的知识形构规则之间的差异,甚至,要透过整理系谱学,再改变现存的知识形构规则。我们从这个角度思考,就能理解作者书写第六章〈汉语书写的艺评文化史叙〉及第七章〈如是我闻的跨语际书写〉的用意。作者终究关心的是,「此时此地的艺评走何。

正如作者自言,艺评的「『当下』分为两种处境,「一是外砾性──即全球知识潮势的当下,二是内爆性──即地域社会生态发展的当下。」两股力量分别在内外拉扯艺评,但是两股力量在过去并不均等。西方理论长期雄据主导地位,亚洲的艺评者即使面对亚洲的艺术品,也难以绕过西方理论。所谓「亚洲式」的艺术评论要如何才能避免沦为西方艺评的複本?我们在此书中会看见一系列的差异化运动:例如自然之美产生差异,衍生出艺术之美,又例如艺术之意义产生差异,衍生出艺评之意义。而在最后的部分,作者告诉我们的正是如何让西方式艺评产生差异,衍生出亚洲式艺评。

这并不代表艺术要从此脱离脱离西方,正如艺评自主亦不是要完全脱离艺术,所以作者才会花这幺多章节回顾西方历史。所以重点不在于如何绕过西方思想,而是要如何「转译」西方思想。艺评者再一次必须担任「转译者」的角色:

跨语境书写者,往往出现传播、反思和批判的行为,在「夹译夹述夹评」的书写形式和角色中,很难再忠实于文本的文化诠释,而是藉「翻译」、「诠释」、「评论」三重身分的交错,进行了「多边批评」的工作。

三重操作下,跨区际艺评写作与过去的艺评写作不同,艺评自身亦产生差异,直接介入政治问题,各种话语在当中角力,包括身分、国际关係、美学、资本市场操作等等。假如真的存在这样的一种亚洲式艺评,这种「分饰多角」的操作(参考作者引述刘禾与柄谷行人的部分)正是它与其他艺评产生差异的地方。

此时此地艺评,根据作者的描述,处于诠释之外、翻译之外、记录以外、艺术以外。它之所以能够成为「之外者」,其中一个原因是它沿着时间延展自身。当代艺术处于此时此地,但同时也是「是一种开放的未来文本。它有其真实性、预示的想像力,以及有待挖掘的当时社会处境。」

艺评者必须回应当下的社会,但同时为未来的考古工作提供文献基础。当艺评从各个範筹获取动力,产生差异时,它自身亦成为动力的来源,令未来产生差异。所以,作者最后说,「艺评的另一个重要的机制,便是时间。在时间之前,空间与场域的设定,永远是不完整的切片」。假如没有连续的时间(serial time),空间与场域只会是切片某个时空下的切片。艺评在作者的论述中,肩背起前所未有的重担,透过「命名、意识、附身、勾结、义肢、陈述、引文、转译、纂位」(参见第三章),串连、甚至交叠各个场域空间。

导读本身或者亦有艺评相似的地方,导读之于书本,就如艺评之于艺术。「系谱学」是我所建议的入口,某程度上也是因应作者在后段反覆借用法国哲学家傅柯的理论,而选择的关键词。但是关键词本身,亦是关起文本意义的一个词语。关键词作为入口,本身就设定好了某一条游走文本的路线。读者阅读此书时,也应该要读到「导读之外」,才能够真正体会到文字如何喋喋不休。如此,读者才能「在历史遗址上,重新挖出或植出一株思想之树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