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消费经验 >《刺猬的优雅》作者新作《精灵少女》,关于人与土地、爱与勇气的 >
2020-06-10

《刺猬的优雅》作者新作《精灵少女》,关于人与土地、爱与勇气的

《刺猬的优雅》作者新作《精灵少女》,关于人与土地、爱与勇气的

这个早晨,乡村景色闪闪发亮。晨曦初上之际结了霜,四处劈啪作响。太阳从铺着一层闪耀亮眼地毯的、如同光之海的平面倏地升起。当安洁莉姨婆以目光扫过结霜田野,并几乎立刻看到小女孩就在田地东边一棵大树旁时,她对自己视力清晰丝毫不感讶异,并且有那幺一时半刻沉浸于凝视这幅绝美的真实景象,因为玛利亚头上的树木挂着许多彷如钻石稜角般的白色弧形。然而,欣赏这一切不是一种罪恶。这不是游手好闲,而是讚叹造物主杰作。在生活极为简朴的那个年代,人们较容易从日常所见的云彩、岩石,以及在晨雾中投射到地面的壮丽光晕中,感觉彷若以指尖轻拂过神的容颜。因此,安洁莉姨婆在厨房中,双眼迷茫,嘴角含笑地看着小女孩站在神性之林边缘的景象,直到她突然回过神来,才猛地跳了起来。怎幺会忽略了这一点呢?她瞬间注意到眼前的清晰不寻常,如宝石般发光的教堂拱门让她忽略了小女孩并非独自一人,而且正在离去的小女孩可能遇上了危险。安洁莉姨婆连喘一口气的时间都没有。小女孩的母亲和其他老妇女一早就去参加葬礼了,两小时之内都不会回来。隔壁农场只有马歇洛太太在,因为整个村庄的男性今早都一起参加冬季第一次大型狩猎活动去了。至于神父嘛,虽然可以快步跑去神父家找到他,但是安洁莉脑海立刻浮现他塞满鹅油的浑圆大肚腩(她暗自发誓,等会儿要为这个大逆不道的想法忏悔一番),实在不适合对抗宇宙黑暗力量。

在那个尚未有令人堕落的暖气房舍的年代,安洁莉穿上三件短衫,共七条裙子加上衬裙,另外再罩着一件厚重斗篷,仅剩的三根头髮也紧紧包在绑带帽里,如此全副武装后,才在这闪着诡谲光线的危险日子里出门。这全身的总重量,也就是说老奶奶体重,加上她身上的八件冬衣、靴子、三条念珠、一条十字架小银鍊,更别忘了她还在绑带帽上披了一条厚毛呢头巾,这一身行头应该没超过四十公斤。因此,她那已度过九十四个春天的身躯飞也似的穿越条条小径,步履轻盈安静到连平常鞋子踩碎地上霜花的劈啪声都听不到。她近乎寂静无声地从野地边窜了出来,正是她先前曾以目光扫过的那片田野,她呼吸短促、鼻头通红。她一看见小女孩朝着一匹高大、映照出雾面银光的灰马喊叫些什幺,就立刻喊叫出声,彷彿在说:「天上圣神、大慈大悲圣母玛利亚呀!」,不过实际上也只是发出「噢、噢、噢!」的声音。黑暗紧接着笼罩大地。没错,一阵暴风扑向小女孩和我们这位不速之客。安洁莉姨婆险些失去平衡向后摔个四脚朝天,还好她手中紧紧抓着其中一条念珠,不论你们信不信,念珠在须臾间变形成了棍子。奇蹟。

安洁莉姨婆于是在暴风中挥舞念珠,口中咒骂着那阵隔开她与玛利亚的暗黑旋风。她的厚毛呢披巾与绑带帽都被吹走,犹如蜘蛛网般的细线所编织成的两个白色髮网直挺挺立在她头上。她在与强风对抗中,绝望地摇着头。「噢噢!噢噢!」她重複着,这次则像是在说:「别把小不点从我们身边带走,要不然我就跟你这坏蛋拚了。」愤怒老奶奶向前掷出的靴子,在暴风圈中开出一条路,有点像是摩西那样,衬裙全翻了起来,最后一件则恰好与《圣经》上的红海颜色相同。安洁莉看见靴子所划开的缺口,便像头小羊般跳了进去,落地时衣裙全盖在头上,一屁股栽进狂暴大漩涡中,涡流围绕她周身不停拍打。阻挡了她的视线、让她无法与小女孩相会的龙捲风,这会儿在这团混浊激流四周聚拢,并且像是锁在蒸气锅里那样(她以一种永远无法以言语形容的清明神智意识到这一点)。她瞪大近视的双眼,杵着念珠化成的棍杖,试着起身、收拢衬裙。玛利亚的衣裙在怒吼的漩涡中打转,她对着灰马喊了些什幺;灰马则向后退至树林边缘,因为有一道会发出如雷巨响、还愈旋转愈浓密的烟雾所形成的黑线,将他们隔开。然而,灰马自己也被烟雾包围,雾气在牠有着光泽溼润鼻孔的高贵头部前轻轻跳动。牠非常优美,覆盖着水银般的皮毛,毛色映照着银色丝线条纹,即使是安洁莉姨婆的大近视眼,也毫无意外在二十步外都看得一清二楚(不过,这比起念珠奇蹟已经不值得大惊小怪了)。小女孩口中继续喊叫着,但是安洁莉姨婆听不见。然而,黑色浓雾比灰马想要靠近玛利亚的努力更为强大,然后牠满怀怜悯地对着玛利亚的方向弯下头,彷彿在安慰她,也在跟她道别。安洁莉姨婆从中不只看见悲伤,也看见希望,似乎说着:「我们会再相会的。」她很傻气地(我们可是还身处闪电中)想好好大哭一场。

然后,马消失了⋯⋯